百度百科是这样介绍坊子白酒的:产自山东省潍坊市坊子酒厂。以薯干为原料,经液态发酵制成。其酒度为62度,无色透明,有纯正白酒的醇香,入口醇和味正。坊子酒是我国少见的不以谷物为原料酿造的白酒。

从小不胜酒力,坊子白酒这种烈性酒从来不敢染指。倒是每次客自老家来,家里都会用坊子白酒招待,虽然不贵,但品质在那儿摆着,还是能拿得出手的。自己唯一的一次尝试是90年代初在青岛,当时几个同学小酌,几瓶啤酒未能尽兴,临时到街口的售货亭买了一瓶坊子白酒,大概只花了一块五。由此可见当时坊子白酒的普及程度,随便一个小铺,基本都有卖的。不过那瓶酒下去,几个同学当时都上头了,这酒之烈真是承受不了;至于此酒的品质与口感,那是一点也没记住。


各种包装的坊子白酒

与国内诸大名酒相比,坊子白酒并没有显赫的历史和动人的传说。能让坊子沾点酒气的基础恐怕就是本地盛产优质瓜干、高粱,加之境内有响水湾好水,为优质白酒的产生提供了得天独厚的优越环境。既然是开埠的工商业小镇,坊子历史上也不会缺少传统手工酒坊,据记载,坊子后张路院村人李玉培在本村中街东首所开一家酒坊,无字号,附近都称“李玉培烧锅场子”,从清末一直经营到解放,历时约五十余年。

而坊子白酒的出名却有特定的历史条件,过去,白酒生产全部以粮食为原料,经粉碎后加入酒曲,在泥池或陶缸中自然发酵一定时间,经高温蒸馏后得到白酒,即纯粮固态发酵白酒。然而,在缺粮少吃的年代,群众也就刚刚凑付个温饱,宝贵的粮食岂能用于酿酒。为节约酿酒用粮,白酒行业开始探索代用原料生产白酒,先用各种杂粮如地瓜干、甜菜渣、玉米等制造出酒精,然后将酒精和酒糟混蒸,吸入发酵白酒的香气和滋味,再加入增香调味物质,模拟传统粮食酿酒的口感,即所谓串香工艺,从而扩大了白酒产量,满足百姓助兴之需。


坊子酒厂南大门

坊子酒厂是坊子镇最早的国营工厂,初建于1948年,最初名为“山东坊子大华酒厂”,1953年改名为“山东坊子酒厂”。


坊子老窖不知道与坊子白酒是不是不同的工艺

1948年,原大华酒厂负责人刘明爽即对坊子串香白酒工艺进行了系统的整理,即所谓坊子串香,其投手工艺讲究、繁琐,制作程序计有:配醅润料、清蒸糊化、香醅出池、二次配醅、加浆、降温、加糖化、发酵剂、封池发酵、蒸镏串香八道工序(坊子白酒酿造工艺于2006年申报了市级传统手工技艺)。1962年,酒厂将固态发酵改为液态发酵、固体增香、复蒸串香的新工艺,这使坊子白酒酿造实现了半机械化连续生产,产品质量有了稳步提高。1964年开始采用液态法生产串香白酒,酒度为62度。坊子白酒以地瓜干作为主要原料,在当时为国家节约粮食做出了很大贡献。

了解了这段历史,不难理解改革开放前坊子白酒大受欢迎的原因:不与民争粮,物美廉价,产量又高。因此,坊子白酒实际上是一种技术创新的产物,又是一种“讲政治”的百姓酒。坊子白酒1978年被评为山东省优质酒,1979年、1984年、1988年在第三届、第四届、第五届全国评酒会上均被评为国家优质酒银质奖,1984年在轻工部举行的酒类质量大赛中获银杯奖。

尽管殊荣颇多,客观上来说,坊子白酒只能归类为一款低端白酒。改革开放以后,中国白酒市场竞争异常激烈,传统名酒的香系传承有序,有些独特的芳香源自上千种香味物质,远非坊子白酒“串”出的香味所能及;再加上大众要求越来越高,崇尚自然,讲究X年的陈酿味道,坊子白酒渐渐地失去了市场。


“国优三连冠”54度坊子白酒

不过,坊子白酒应该是很多山东爷们的情怀,多少次工余的小酌,多少个尽兴后的酣眠之夜,陪伴他们的往往是这块把钱一瓶的坊子白酒。以前在坊子听说过一个笑话:两个老汉“蜜拉”两根烤蝈蝈腿喝了一晚上坊子白酒,早晨醒来一看,是两根生锈的铁钉子,足见坊子白酒之酣,之烈。曾经是那么亲民的坊子白酒,随着历史的沉淀,残存的都已经成了收藏品,变得弥足珍贵,可遇而不可求,今天想再喝一瓶,可能已经很难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