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,是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的沉淀,流淌在人们的血液中,渗透在人们的骨髓里。酒,作为一种文化的传承,升华为一种精神的补给,

对酒,我没有做过研究;对饮酒,我也没有特别的嗜好。但从小生活在鱼米之乡,做酒、喝酒是家乡人们的一种生活方式,浸润酒香,不免也对酒有了一种情感。

和朋友,饮一种氛围

生活水准提高,朋友聚会增多。约上几个知心好友,找一个小酒馆或在家中,几碟小菜,喝上两杯,那感觉真好。杯酒下肚,感觉来了:或说儿女情长,或侃天下时事,或谈时间乱像……轻松一下紧张的生活,舒缓一下绷紧的心弦,此时让心找到歇息的地方。再优秀的人,没有朋友就会乏味,有朋友,哪能不喝酒?一杯小酒,不必大醉,一份情谊,却已自醉。有时也会有大的酒席,那种闹腾的氛围,却又是另一番情趣,情感也和喝多少酒联系起来了,劝人喝酒美其名曰:“感情深,一口闷;感情浅,舔一舔。”此时或许会让人想起“酒逢知己千杯少”,作为朋友能肆无忌惮地、痛痛快快地喝一场就,哪怕醉了,也挺好。不过美酒虽好,不能贪杯。

我发现,喝酒就是得论心情和气氛。气氛好,热闹了,酒才能喝得畅快。我有一班原大队老文艺宣传队的朋友,四十多年前的舞台情谊,演绎成兄弟姐妹般的亲密绵长。每年大家总会聚几次,杯酒慰风尘,把酒话青春。喝酒时大家总会闹腾起来:能喝的先起头,敬上大家,不服输的满上,回敬之;有的男队友持杯指名,想逗逗女队友,而有的女队友却是酒中巾帼,不紧不慢一杯回一杯。

于是有人吟起了:“杯中酒,酒中情,杯杯都见真感情。”仿佛青春的火焰又重新燃烧。啤酒尽情畅饮,红酒生津开胃,黄酒红脸助兴,白酒久香不散,推杯换盏、觥筹交错,酒桌上的言语也不同平常,往往少了几分克制与矜持,却又带出一种柔软温暖的氛围,或多了一份戏谑的兴奋。酒喝干,再斟满,在重逢的时光里,互相诉说各自的人生历程,浓浓的友情蕴满酒杯间。“朋友一生一起走,那些日子不再有,一句话,一辈子,一生情,一杯酒。”“对酒当歌,人生几何?”在这样的环境里,能不放歌一曲?

是亲切,是幸福,那种氛围感染着所有人,让大家融在一起,哪怕酒干人散,也牵绕在你的心里,让你一直傻笑着,回到家中一睡天明,意犹未尽。

与父母,喝一份亲情

我父母都八十几岁了,身体还算硬朗。父母是极普通的农民,他俩把全身力气都用在土地上,把全部心血都花在家庭上。特别是父亲不吸烟,唯好点酒。其实,父亲平时喝酒也很简单,每天中午、晚上两顿饭时,就着一些简单的家常菜,便能喝上半斤白酒或是两碗米酒。这样浊酒粗食,却让父亲快乐无比,神采奕奕。酒一下肚,满屋飘散的酒香顿时就消除了他的劳累。酒后再躺下休息一会,劳作的疲惫解除了,体力就恢复了。有了酒,父亲是乐观的,终日不知疲倦地操劳着。正如那句俗话:“酒养精神肉养膘”,是酒滋润着父亲。

父亲喝的酒,也不是什么好酒。早些年家境不好,根本就没余粮做酒,老父亲只能偶尔买那种几毛钱一瓶的楝树果儿烧酒解馋。现在条件改善了,但老父亲夏天一般也只喝普通白酒,难得奢侈一下名贵之酒,其它时节大多喝的是自酿的米酒。米酒,酒精度低,温和柔绵,不上头,不伤胃,还省钱。所以,父亲每次总要豪爽地舀上两大碗,尽情地享受。那浓浓的酒香让我彻底明白,一个卑微的农村父亲,是怎样从一个个苦涩艰难的日子里走过来的,所以,对父亲喝点酒我从不反对。老年人适量饮酒能愉悦精神,强身健体,延年益寿。

这些年来,我常回家看看,只要不开车,就陪父母喝两杯。酒瓶一开,满屋子飘满了浓郁的香气,先倒上两杯,恭恭敬敬地捧到父母面前。父亲高兴地直点头,接过酒,轻轻地举起,凝视老大一会儿,才一饮而尽,然后陶醉于大半辈子心驰神往的美酒里,话也多了。酒还是一样的酒,菜还是平常的农家菜,甚至因为父亲的牙没了,吃不了硬食物,只能豆腐戳戳。

但有我陪着喝酒,父亲的情绪变得高涨起来,常常要多喝上一、两杯,带点微醺。那份满足真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,想来那是父亲生命里最奢侈、最幸福的时光。我虽不胜酒力,但在与老父亲默默的对饮中,感受着岁月的静美,感受着亲情的温馨,感受着父母健在的幸福。岁月静好,这幸福如老父亲杯中的酒,醇厚而绵甜,我的心醉了。

常独饮,品一丝自在

俗话说:“一人不喝酒,二人不赌钱”,而我却常一人喝酒,自斟自酌,且喝成了习惯,喝出了感情。一人喝酒真好,没有在饭店酒楼的豪华、讲究,没有那么多喧哗、客套,没有“感情深一口闷”的相劝,也没有了被灌醉的担忧……。一个人喝酒爱怎么喝就怎么喝,想怎么喝就怎么喝,自由自在,轻松愉快。

有时走到窗前,抬头望明月当空,会想起李白的《月下独酌》“举杯邀明月,对影成三人”的潇洒浪漫;有时边看电视新闻边喝上一口小酒,也放眼天下,心胸开阔;有时翻翻手边的书报,读上一段奇闻趣事,亦忍俊不禁;有时兴致所至,亮开五音不全的破嗓子,来上几句“祝酒歌”。其实,一人喝酒并非如有的人所说“喝的是闷酒”、“喝的是浊酒”、“喝的是借酒消愁”。

本人虽爱酒,却不胜酒力,仅仅几个“一”而已:一碗米酒、一两白酒、一瓶啤酒、一盏葡萄酒足矣。对酒的档次也不甚挑剔,既饮过名酒,也饮过土酒。但我最喜欢的还是带着乡土情感的家乡酒。冬天,温上一碗家酿的米酒,坐在桌前,端起那还漂着米粒儿、冒着热气的酒碗,轻轻喝上一口,一股暖意流遍全身。

夏天,喜欢喝上一瓶啤酒。用扳子扳开瓶盖,随着“啪”的一声,一股酒花气泡冒出瓶外,我便赶紧用嘴去吸这酒花。啤酒是大富豪公司生产的,价廉物美。有时把啤酒瓶放在冰箱里冷藏一下,那酒倒出来“晶晶亮”,喝起来“透心凉”。暑热季节,劳累了一天回到家中,就着几蝶小菜,喝上一杯清澈的啤酒,就有一种解渴消暑后的惬意,悠然自得,解乏清心。

啤酒除了自己买,更多的是享受女儿送来的“雪白大富豪”,那“开瓶有奖”的诱惑也让我陶醉。扳下瓶盖常常会有“大富豪先生”之奖,第二天可以带一个空瓶换得一个实瓶,晚上再喝。每当端起泛着气泡的酒杯,品味的不仅仅是麦芽、酒花,更是女儿的一片孝心和割舍不断的亲情。

秋天,则喜欢喝上一杯葡萄酒。我有一位原大队文艺宣传队里的朋友,搞了一个挺规模的生猪养殖场,那猪舍的房前屋后长了不少的葡萄树,一串一串的葡萄收获后就全做成了一坛一坛的葡萄酒,到时分送给一些亲朋好友,我便是其中的食客之一。那自酿的葡萄酒丝毫不比高档的葡萄酒口感差,还多了清新的香甜气。倒上一杯醇红的葡萄酒细细品尝,慢慢回味。感受的不只是酒的甜美甘醇,更是一种朋友情谊散发出的醉人馨香,回味悠远。

一人喝酒带给我很多特殊的情感,这样的情感让我浸润在浓浓的亲情、乡情、友情之中。酒不醉人,人自醉呀。

杯中系真情,无论是友情的氛围、亲情的温馨,还是自酌的浪漫,酒是情感的纽带,有酒相伴的人生是潇洒的。杯中酒让我感到幸福快乐,也让我领悟了在如酒的人生中有艰辛有曲折更有香醇和温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