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年的中秋节,我和家人聚在一起晚餐时,拿出一瓶古滇梁王酒,和家兄就着下酒菜小酌了几杯。这是在晋宁宝峰盛产的一种美酒佳酿,我倒酒的时候,自豪的说:“这是我的老战友赠送的白酒,绝对正宗,好喝不上头!”之后,便开始细细品味享用起来。

谈到喝酒,我忆起自己八十年代末在四川服兵役时的一些细节。战友们来自天南海北,口音不同,喝酒的气概却都差不到哪里去。论喝酒,兵哥哥的豪爽是老虎不吃人名声在外了,在大饭堂里喝酒场面像打仗一样,橄榄绿的口缸盛满白酒或啤酒后,大家异口同声地大喊一声:干杯啊!之后口缸撞得山响顷刻齐刷刷见底,那阵状气势如虹,犹如排山倒海,壮观得很。当然,军人不能常喝酒,只有逢年过节才有如此大团圆喝酒的待遇。平时,训练回来若想喝上几口,就只能悄悄地躲在寝室里小酌,再配上从营房外小卖部买来的一些干香的花生、豌豆下酒闲聊,便是一种享受了。

铁打的营盘,流水的兵。九十年代初期我退伍回到位于滇东南的丘北,正值青壮年期,“酒”气方刚,喝酒通常是“英雄不问出处”,什么老窖、药酒、曲酒、啤酒、小锅酒我都会在盛情难却之下尽收嘴里。那年月,亲朋好友聚在一起,无论在家中还是下饭馆,觥筹交错之后还经常要猜酒令,吆五喝六划上几拳。

划拳有时像为爱情决斗的武士,一个对一个;有时则像古代的战争,双方列队轮番而上。归纳起来就是两个字:拼酒。有一段日子我尤其喜爱划拳,感受其间的斗智斗勇,斗智是比手脑的配合反应能力和猜对手出拳的分析能力,斗勇就是拼酒量了。划拳有趣的是结果变数很大,酒量差一点的可以靠划拳的优势把酒量好的击倒,当然,碰上那些稳如泰山“千杯不醉”的,你划拳再厉害最终自己喝上几杯也得倒下,这种情形我就遇上过几回。

但凡体验过划拳喝酒的人都知道,只要是进入这个“战场”的,最终都是难以自拔不醉不归的,醉醺醺时划拳喊出的声音在酒精的作用下已近乎狂躁的叫嚣,响亮刺耳传得老远,兴致高昂时更是脱去上衣赤膊而战,场景有碍观瞻而且扰民,有的更是醉卧街头或大打出手,此等种种极不文明,故而随着社会文明意识的提高,划拳的现象现今已很难在外看到,有也是不成气候声音稀疏得很。

酒是水的外形,火的性格。俗话说物极必反,由于长期无节制的与酒亲密接触,我患上了严重的上消化道疾病,在医生的“恐吓”和身体的抗议下,我像当年的抗日战争一样,痛定思痛抗酒八年,且战事卓著,赶走了长期折磨我身的胃病。人往往有这样一种心态,身体病弱时惟愿平安是福,其它的就是四大皆空了,可一旦病体康复,就又不甘沉寂而欲望升腾,我便是如此。

前段日子,我竟然思酒之情切切,这时,恰逢一位家住昆明的老战友自驾游到普者黑,联系了我,并相赠一件昆明勇成酒业生产的梁王酒。战友情是深厚的,我和这位在部队时朝夕相处、感情甚笃的老战友把酒言欢,共叙友情。说起梁王酒,战友如数家珍,侃侃而谈。据战友介绍,勇成酒业公司至今已有20年的发展史,企业坐落在大春河水库脚下,水源得天独厚,好水自然出好酒了。

公司所生产的“古滇梁王”系列产品窖香浓郁,回味悠长,而且还增加了有益的微量元素,酒后不头痛不伤身,减轻了酒精对人体的危害。

那次与战友相拥惜别之后,有朋友同事到家中小聚,我都会拿出梁王酒分享,大家感觉喝梁王酒既尊贵又惬意,因为它具有独特的历史人文内涵,而且口感极佳。出于对梁王酒的好奇,我上网查阅了大量与勇成酒业公司有关的资料,了解到“勇成酒业”是以打造古滇文化产业为主的本土企业,是晋宁县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,二十年来经历了一个高速稳健的发展历程。

目前,“勇成酒业”已从一个不起眼的小酒厂,逐步进入云南酒类行业的大市场并取得了成功。回顾与梁王酒的相识和相知,我想起了一篇题为《自由在高处》的文章,里面说过这样一段话:“世界就像一个广场,如果你只知道左右,而忘了站在高处张望,是很难找到方向的。

什么时候,当你能超拔于人群之上,能从自己出发,以内心的尺度衡量人生,才可能是自由的……”我认为,多年来,“勇成酒业”正是具备一种创新的、奋进的理念和精神,才站在了云南白酒行业的最高处,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自由驰骋并笑傲白酒之“江湖”。